2020年01月13日 樊纲:2020经济会企稳向好

在过去的2019年,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了更趋复杂的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,2020年,经济形势会如何?樊纲向《经济》杂志、经济网记者指出,2020年中国整体经济形势会企稳向好。

2020年我国经济确实还会有下行压力。樊纲分析:首先,有一些结构性调整,比如劳动成本持续提高,环境约束进一步加大,体制改革的过渡期等周期性的因素影响,包括贸易战等,其中,贸易战在三方面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下行压力。第一,这两年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导致投资下降,同时导致经济增长低,2018年是首次投资增长速度低于GDP增长速度。第二,贸易出口下降对经济有压力,我国对美国出口下降了14%,但总体增长2%,说明第三方市场有所替代。第三,是科技进步,科技产业断供、打压、封锁、脱钩等很快会对企业有影响,研发进展会放慢,需要时间去调整。

其次,有一些周期性因素,比如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等还没有市场出清,经济过热的时候产生了大量的过剩,大量平民投资产生很多企业,这些后期需要清理。从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,2016年开始去产能,2017年开始去杠杆,影响了一些好的民营企业,导致这个问题出现了一些反复,从而导致到目前为止市场还没有完全出清。“从产业角度看,大多数产业规模都在扩大,订单在增长,但其中多数企业状况并不好,企业太多导致订单分散,因此订单会向少数好企业集中。”樊纲称,另外就是融资难、融资贵等问题也要客观来看,大批企业迟迟未出清也是导致这方面压力一直存在的原因。

此外,樊纲强调,杠杆率、债务特别是地方政府债务等问题迟迟没有新的办法来缓解,因此要多发挥财政政策作用,但地方政府债务很难再增长,这也是一个去杠杆的问题,企业如此,地方政府也是如此,因此一时半刻也不能大规模进行投资,但就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的情况来看,还是有很多利好消息,这些利好消息至少能够实现经济企稳的预期。

具体来看,第一,中美将签第一阶段经贸协议。由此可预期税务会保持稳定,可以进行投资,2020年民间投资、国企投资、外资投资等都会有所增长。

第二,这两年民企注销的速度在加快。这说明市场出清可能接近尾声,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到了一定的阶段,就可以恢复投资,特别是一些好的企业规模可能会做得更大,这是一个积极因素,“虽然不会马上恢复增长,但基本能够持平”。樊纲如是说。

第三,宏观政策的力度有所加大。“实际上,目前货币政策作用并不是特别大,因为银行没有好的项目,属于流动性陷阱的情况,没人投资就无法做更多的贷款。因此需要财政政策多发挥点作用。”樊纲告诉记者,近期在扩大财政债务,提前把债务安排给地方政府等,目的都是希望政府投资能够积极扩大。

第四,2020年国际市场还是比较稳定的,甚至对我国来讲可能会有所增长。其中,和美国的贸易不断增长,欧洲比如西班牙、意大利、爱尔兰等几个国家经济比较强劲。如果欧洲经济整体不下降,脱欧不导致欧洲经济增长进一步下滑或衰退,预计2020年国际市场还是基本稳定甚至有所上升的,这也是一个积极的因素。

第五,近几年中央政府出台了很多关于城市化的新政策,比如雄安新区、粤港澳大湾区、长江一体化等,各个省份都在审议,特别是中东部的省会城市都在做城市群建设,今年可能会进一步加快动作。樊纲表示,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文章《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》在《求是》杂志发表,这是一个重大的政策调整,会使地方政府加快这方面的建设。

下一阶段中国市场需求方的主要来源可以称为城市化2.0版本。不仅是农民进城,而且是小城市的人进大城市、进城市群。人口进一步集中是一个促进经济增长、稳定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,并且这是一个长期因素,也会在短期内促进增长,因此今年可能会发挥更大作用。

在城市群的发展过程中,第一步是硬件问题。目前主要是基础设施建设,只有基础设施真正连通了,大中小城市就可以互补。接下来就是公共服务的均等化问题,比如老年人可以到小城市居住,但医疗等服务到不到位就需要在更大范围内统筹这些公共服务。

第二步是软件问题。樊纲称,“公共服务需要互补,比如目前正在建医疗体系,家庭医生、社区医疗,再比如大城市的三甲医院等集中在大城市的资源,包括学校教师等区域内的各种服务都需要逐步共享”。

总体从这5点来看,樊纲对于今年的整体经济形势并不悲观。“我也不认为2020年会有多高的增长速度,但是企稳向好还是可以期待的,预期经济增速可能在6%左右。”

 

来源:经济网-《经济》杂志


北京国民经济研究所 National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

Copyright(c)2007, National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,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备08003197号